【張八、結】

 

醒來的時候,我看到嚇死我的景象。

學長竟然坐在我的床邊。

還在作夢是嗎?

也對,畢竟要像這樣,像以前一樣,果然是夢啊……

我看到學長的眉頭似乎皺了一下。

「學長,不要去,留下好不好……」

既然是在夢裡,那任性一點無妨吧?

以前不敢開口說任何話,一是自己並沒有那麼要求,二是學長當黑袍的工作實在很忙很多。

所以也就養成了讓學長做決定的習慣。

不過這次真的嘗到了很大的苦頭。

夢中學長的眉頭似乎皺的更深了。

連在夢裡也不肯讓我要求一下嗎……

感覺已經乾了的眼睛微微的濕潤了起來。

「你沒開口說,我怎麼會知道……」學長說話了。

「沒機會開口啊……」尤其是最後一次。

「……傻子。」

「不傻就不會愛上你了。」

眼裡的一切都模糊,我還是感覺的到自己笑了。

「褚,我不去了。」

就算是夢裡,真的答應了還真讓我吃驚呢。

「我愛你。」學長把我抱起來,溫熱的胸膛發著抖。

這個夢的感覺好真實,卻又是最不真實的大笑話。

「謝謝你,褚,幫我找到了我在找的東西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還有你最好快點給我清醒,這才不是什麼鬼夢,我真的在抱你。」學長的臉整個就凶惡了。

「咦?!!!」

我整個被嚇醒了,然後用力拉了下自己的臉,有點痛。

「冰、冰炎殿下……」不知道為什麼,下意識的就是不想用學長這個稱呼。

然後學長的臉就黑掉了。

「有膽再說一次?」

「啊啊──已經分手了分手了分手了還想怎樣嘛!」我覺得自己都快崩潰了。

「對不起。」學長把頭埋到我脖子的地方,悶悶的說。

「學長……?」

「我不該自己做決定……不該自己就先設下最糟的結局……」學長又慢慢的抬起頭。

「對不起,褚。」

他眼裡充滿了認真不捨和很多的後悔。

「……拜託不要再丟下我。」哽噎著,我帶點鼻音說。

「絕對。」

我笑了,用力的抱緊了久違的溫暖。

真的好想念、這個人。

 

感覺非常放心之後我不得不又想了一下。

不知道剛剛我不答應會怎樣。

「我會打死你等你重生再打死你──直到你答應。」

「不對吧?這樣根本就已經變成威脅了啊!!!」

「誰叫你腦殘。」

基本上你應該聽不到啊……

「學長,你收回能力了……?」

「嗯,不然某人又要在心理腦殘怨懟個半死然後我到死都不會知道。」

「呃──」

「不過選擇權還是在你。」

「咦?」

「褚,要跟我複合嗎?」

學長用一張笑起來非常迷人的臉看我。

 

就說這根本是犯規啊啊啊────

 

 

【眾,事後。】

 

「其實喵喵早就知道結局是完美的,只是看漾漾太難過了才請吃飯!」

我看妳根本已經養成有錢到處亂燒的習慣了吧?

「漾漾的堅強我都看在眼底,不過我對於那個水晶倒是真的沒注意到──」

千冬歲你不用自責了,基本上那種詭異的東西出現在右商店街也夠離奇的了。

「這次完全沒有我的戲份……」

萊恩握著烏黑的飯團被鬼隱掉了。

「本大爺的小弟應該跟本大爺去環遊四海增強實力,不要再跟凶巴巴兔子混了!」

呃,五色雞,是說學長就站在你後面你還敢說,真有種啊……

「我的主人,難道要一直讓人擔心下去嗎……」

我覺得米納斯頭痛了,她的語氣整個比我還要哀傷。

「狩人很高興學弟們平安,這是賀禮。」

阿斯利安把一袋東西交給我,然後朝我笑了一下。

「卑劣的種族果然還是過著無知的快樂生活比較恰當。」

我知道你是好意……但是你講這種話實在讓人火大到了欸?

不過我在看到摔倒王子耳邊的紅痕後我就沒說什麼了,他果然很害羞吧!

「恭喜了,樣樣。」

「給你。」

「這是雅多做的點心哦!」

伊多雅多雷多都對我表示善意,很窩心。

「啊啊!」我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「什麼?」學長湊過來問。

「我答應伊多要跟他們去旅行耶!」

「……我也去。」

「那旅行的時候會經過人魚那裡嗎?」

「可以啊,怎麼了嗎?」伊多疑惑的問。

 

「色馬有很多遊戲光碟忘了帶走。」泳裝少女系列。

「……我看燒掉算了」學長說。

 

賽塔和安因則是從旁便慢慢的走過來,

 

「諸位,要一起去享用餐點嗎?」

「好!」眾人異口同聲的說。

然後開始邊走邊討論等等多點一些啥啥食物的。

 

「褚,走吧。」

「嗯。」

 

 

【END】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一次發完文章的感覺有點累 (已經不是有點的問題了)

嗯` 第一次打同人文 

感覺挺不錯的

 

以後要以原創小說為正宗!

 

加油囉`

 

T.D 2010 . 11 . 11

Posted by T.D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